教學隨筆

愛“變形”的四十五分鍾
作者:郭靖(生物工程系) 亿万彩票:865 發布日期:2017/4/21

一節課,四十五分鍾,卻“可長可短”,“可胖可瘦”,“可高可矮”,“可動可靜”,更加“可好可壞”。我這麽說,您,信嗎?

在我們學院裏,基礎差、除了學習什麽都愛,是我們的學生身上無法掩藏的“閃光點”,這真是難倒了初出茅廬的我。曾經對“三尺講台”的滿心崇拜、對“桃李天下”的無限期許,刹那間,仿佛“天上人間”。但是,努力過的結果往往比不努力,來的更加心安理得,安慰自己“風雨過後,即使沒有七色的彩虹,起碼,要一個萬裏晴空還是很可能的”。心動不如行動,一次次給自己加油打氣後,我踏上了《生物藥物分析與檢驗》的教學之旅。

讓“四十五分鍾”長一點。第一節課,我跟學生約法四章。第一,人機分離,所有手機全部上交;第二,遠離周公,如果睡覺,就提問你到“睡不著”;第三,假必有條,防止調皮的孩子渾水摸魚;第四,節節筆記,每周打分算入期末平時成績。無規矩不成方圓,他們調皮,我就設定界線,教規矩,讓他們即使下了課,在別的課堂上,也會時不時想起微微“變態”的藥物分析與檢驗老師。將這節課的影響力,盡可能延長。

讓“四十五分鍾”胖一點。癌細胞擅長爭奪營養,癌症患者常常面黃肌瘦。我要讓《生物藥物分析與檢驗》“胖一點”,才能給學生提供足夠的“營養”。教學即教問,爲了多引發學生提問,也爲了盡可能不被學生的問題難倒。我用了比考研還大三分的勁兒,先是一點點備課,想象所有學生可能會問的問題,並查閱資料,確定合理答案,一次次在腦海中演示課堂如何講解,才可以深入淺出。接著設定幾個簡單、容易做到的教學目標,再設定一個需要努力拼一拼才能實現的教學目標,最後留一個跟這節課和下節課都有關的課後思考題,分小組完成,方便“承前啓後”,又培養他們的團隊精神。如此一來,准備充分了,內容豐富了,課自然就“胖”了。

讓“四十五分鍾”高一點。學生很聰明,甚至超過老師。如果我講的課書上都有,何必聽呢?如果我的課,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都根本用不到,何苦聽呢?不如打怪獸、在淘寶上“剁手”來的更加“快意恩仇”。爲了讓《生物藥物分析與檢驗》高貴一點,不是隨處可買的“地攤貨”,而是櫥窗裏的“定制限量款”。我打聽所有從事該課程相關工作的同學、親人,詢問公司對此類員工的低、中、高要求,以便我能清楚准確地告訴學生,掌握哪一部分技能,你可以拿到怎樣的薪資待遇。科技、信息高速發展的今天,殘酷的現實下,已經不單單是“優勝略汰”,而是“優被更優取代”!“不要低頭,王冠會掉”,當學生知道一門課程如此事關輕重時,何須再多說?他們自然會很努力地學,畢竟,他們跟工作沒什麽深仇大恨。

讓“四十五分鍾”動一點。死水,容易發臭。爲了防止好好一屋子學生變成目光呆滯、蔫頭耷腦、死氣沈沈的“喪屍”,我幾乎用上了十八般的武藝。某一個學生有了一點點進步,天知道我有多麽大的成就感!于是,我真誠地奉獻上溢于言表的種種贊美之詞,看到學生不好意思卻依然不能掩蓋的欣喜,我的心湖也落入了一顆小石子,蕩開一層層漣漪。提問、提問、提問!學生低頭提問,學生發困提問,學生開小差提問,學生說話提問……總之,就是故意打斷“不學習的節奏”,把他們拉回“學習的軌道”。每節課最後五分鍾,是“輕松小憩”,生物相關的古詩詞鑒賞、謎語,藥品名字的接龍、腦筋急轉彎等等。學生樂了,腦子轉了,課堂動了,知識,便活了。

您看,這“四十五分鍾”是不是果真像西遊中的悟空一樣,會幻化成各種形狀,讓人又愛又恨。

同一節課,一千位老師有一千種授課方法,好壞難評。但同一位老師,努力往往會比不努力講的更好。我沒有太多的教學實踐,經驗更加無從談起。只好用毛絨玩具模擬皮膚刺激性試驗的過程,只有讓學生上講台表演帶電粒子在電場中如何靠近等電點以及區分正負極,只能用比較、拆分加關聯的複合型方法來講解難點和重點……

总之,尽我所能,让每一节愛“變形”的四十五分鍾,变得“长一点”、“胖一点”、“高一点”、“动一点”。那节课,可能就会好一点。而作为一名教师的我的心,会安一点。